我做这个媒体nba解说工作有些时间了,在很多地儿都说过球,早些年我并不是北京电视台的正式职工,所以单位并不限制我去别的媒体当嘉宾主持人,很多地方在最开始直播nba的时候,都请我去帮他们做,我也挺有幸的,也算见证了很多个历史。借此专栏,也记录一下那些事,有意思没意思的,你看着,我写着,就写这一回。

中国最早直播nba的网站是一个叫“新传”的网站,其他网站当然也可能有直播或者链接,但是新传是第一个花钱买版权的。这个网站是原来新浪的创始人姜丰年融资干的,里面具体干事的有很多来自各个体育网站的行业老将,包括竞技风暴的第一个老大,他们因为有跟体育总局的关系,办公放在北京的天坛附近,体育馆路中国体育报那个楼的四层,到现在得有五六年了。当然人早就换了一茬又一茬了,目前应该也不做nba了。

大概是2005年底,他们的直播开始上线。我第一次给他们直播的时候,好像是我一个人,他们的演播室是办公区里面的一个大一点的办公室,分隔成里外两间,外面是播出控制室,机器挺多挺热的,有两三个技术人员,里面放个桌子,后面有个背景,写着“播nba”什么的,这个nubb,其实就是谐音,也有新(new)的音,也有牛x的意思。这是他们头儿说的,哈哈我只是转述。桌子前面放个大电视,支一两个小摄像机,就开始直播了。最开始从网上看直播是要注册的,他们同时也开始做梦幻nba的中文版,据说很多网友在玩,也能够在聊天室里直接跟主持人交流,开骂的就较比多啦。

第一次,总是大家很紧张的,往往第一次都不是公开“放号”,没怎么宣传,怕服务器盯不住,有点内部闭路电视的意思,但我能感到做事的人都挺兴奋,毕竟是第一次在网上直播,这样算来,我还是第一个网络男主播呢!后来直播就成常态了,有一天后半夜的比赛,我在新传甚至跟杨健一起说过一场球,我是北京台的,他是中央台的,而且都是主播的位置,一般情况下是怎么也不能做一张桌子说一场球,就算一个台的也不能啊,你什么时候看见于嘉和杨健一块说一场球呢?在新传,很多现在的媒体专家以及名记者都开始了自己的解说生涯,大家也在网上畅所欲言,说得挺嗨,没有电视上那么多的限制和宣传精神,那时候杨毅麾下的“体坛系”名记们纷纷登场,沈之渝、木头、段旭,还有先锋报的驻美记者段冉等等,我们都是在那熟识的。后来台湾的林志隆和朱颜硕都去了那。

但是也有被封杀的,说来很逗,那人也是一个北京地区的“名嘴”,我的朋友,这里隐去他的名字吧,他一上来就说:各位网友,欢迎大家收看“新浪”为您带来的nba…他自己也没意识到,就把人家新传说成新浪了。哈哈,网站也有领导,最重视这个,所以他就被杀了,他至今都不知道为什么。

大概07年,一家著名门户开始介入直播,我就帮他们去做,最开始是斯坦克维奇杯和nba的季前赛,也是我一个人,他们的负责人觉得我一个人就够了,有我坐在哪,虽然说得不见得很好,但我坐那就比较…比较像,比较像电视台。没办法,我就是看着像电视台的,因为我一直就是。

这家门户在北京的北四环,那时候他们和一个著名搜索同一个楼办公,后来后者搬走了,听说自己买楼了。这里比较正规,进去先跟前台的小姐那登记,贴个“小人”的标,那年小人开始变成一个眼镜的了。演播室就比较正规一点,正规到桌上放了一个花篮,我坐那跟要开政协会议似的。08年奥运会,我跟中国第一个被nba选中的宋涛在那说了中国男篮女篮的比赛,也说了决赛。2010年开始,这家门户接了nba中文官网,我也是开始几场给他们说,有趣的是,地方并不在其总部,而是放到西单附近的中国网通,因为那接收方便。这种情况很多网站开始直播nba都这样,有趣的是后来一家做过nba官网的网站,最开始也是在这办公。

网络直播都是个从简入繁的过程,开始都不定放在什么地方,不定几个人就干了,都20多岁的年轻人。曾经做过nba官网的那家网站作算是外企,公司放在长安街上,员工都打卡上班,挺杜拉拉那样的,头年冬天北京流行h5n1流感,一下电梯总有俩西装保安,拿个枪似的东西,顶着脑袋,红灯一闪,表示你没有发烧,然后给你贴个星期几的标,还得有人领着才能进到他们的办公室。演播室就很小了,但布置的满眼绿,墙上净贴着明星到访的照片,跟到了饭店似的。那里的人都很和气,嘉宾一来,就给倒一大壶滚烫的“高沫”,常年摆放很多雀巢的脆香酥什么的,因为他们那地方楼下就是大商场,中场休息还给买快餐,一般都是kfc,也有著名的嘉宾专注于吃汉堡的镜头流出的。从其做官网开始,一天一场nba成为常态了。

还有一个著名的门户也做了两年了,它的直播界面很有创意,分成两半,两种颜色,支持某一方的球迷假如够多,就能把整个界面变成某种颜色,比方能弄成湖人的黄色,或者火箭的红色。他们的演播室就比较简易,放在体育馆路体育报旁边的一个叫天坛宾馆的地方,租个单间,窗户都拿大窗帘挡严了,外面看不见里面干什么。一般有俩个技术人员,搁搞电视行话叫攒地摊儿,就是一个台子一堆线,几个监视器,弄个背景来张桌子,主持人一坐,齐活。

旁边那屋似乎是个活动室,偶尔有人拽着箱子来敲门,探头探脑的,完全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,很有气氛。地上放着俩暖壶,楼道里有巨大的自动热水器,想喝自己打,挺80年代招待所的那感觉。我印象最深的,是他们那的凳子很有意思,是宜家买的那种高的木色的吧台凳,刚好我家也有俩,看着很亲切,坐着跟我家的一样不舒服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