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在世界街舞赛事OutBreak Europe 2022/The Legits Blast的赛场上,来自中国霹雳舞国家队的05后B-Girl刘清漪斩获女子单人赛冠军,这是中国获得的首个世界霹雳舞顶级赛事冠军。此役之后,刘清漪被不少人视作亚运女子霹雳舞奖牌的热门人选。

刘清漪2006年10月出生于河南辉县,小时候接触过跆拳道、拳击等运动,9岁进入当地的炫耀街舞培训中心学习,成为俱乐部里唯一的女孩。

仅仅入学两个月后,刘清漪就学会了360度转体及托马斯回旋,还因为女孩子的动作做起来显得“太软”,练了许多男孩的大招。刘清漪根据自己名字的谐音,为自己取名“B-Girl 671”,开始参加地方霹雳舞赛事。

刘清漪启蒙教练、炫耀街舞培训中心主理人冯文博回忆,“刘清漪自从学习街舞以后,就异于常人地努力。每天下课别人都走了,她还要在舞房再练半小时到一小时,没课时也要过来练一会。”

学习街舞一年后,刘清漪在省级霹雳舞比赛中进入16强,自此开启一连串的国内高级别赛事夺冠之旅。与许多早早放弃学业的街舞少年不同,刘清漪上小学起学习成绩就在班里名列前茅,中学时还拿过“三好学生“。

2018年,刘清漪手臂骨折,不得不从头开始练舞,苦练2、3个月才恢复到受伤之前的水平。

2019年,伤愈复出的刘清漪拿下含金量极高的炸舞阵线总决赛Bgirl组冠军。比赛当天,刘清漪没赶上火车,刘清漪妈妈带她自驾前往徐州赛场。

也是在2019年,河南省成立街舞队,刘清漪进入候选名单,刘清漪选择放弃普通学生身份,走专业街舞运动员道路。“人生有很多条路可以走,不一定每个人都是一样的。”

2021年9月,15岁的刘清漪斩获全运会“史上首枚”霹雳舞金牌。决赛中,她和老对手芮玢琪上演神仙打架,最终为家乡夺得女子霹雳舞项目全国冠军,顺利入选霹雳舞国家队。

2021年12月,首次出征世界赛场的刘清漪在霹雳舞世锦赛中取得第九名;2022年7月11日,刘清漪取得世运会女子霹雳舞第四名。

赛后,亚洲体育舞蹈联合会主席、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会长尹国臣在接受《中国体育报》采访时表示:“中国队正处在追赶的位置上,为接下来巴黎奥运会的备战、赶超优秀选手提供了一个可以想象的空间。”

2021年,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与中国传媒大学共同发布《中国街舞产业发展研究报告》。《报告》显示,全国每年有超过1000万人次选择学习街舞,超过20万人次参加各类街舞考级。

全国有街舞从业者近300万人,街舞培训机构近万家,蓝蘑菇、Caster、舞邦等品牌曾获得资本青睐。

相较大城市知名crew,炫耀街舞这个街舞团体的培训班规模小、门店配置并不豪华。但街舞等新兴运动的特殊性在于,整个社群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,线上教学资源丰富、线下交流紧密,实现资源互通。

炫耀街舞证明,再小的培训班都有机会发掘、培养出冠军,为省队、国家队输送更多人才。

《十年后工作图鉴》一书描述了一种的“玩乐、工作与学习三位一体的活法”。作者认为,只要执着追求自认为有趣的事,在这个过程中让自己变得与众不同,兴趣爱好总有一天会变成事业,这种状态也被定义为“玩到极致的人生”。“即便是利基市场,分母终究是全世界,市场规模可观,遍地都是机遇。在这个市场中扎根,一点点积累,正是未来的生存秘诀。”

刘清漪曾说:“因为特别喜欢跳舞,就一直坚持着跳,累倒没有感觉那么累,因为遇到自己喜欢的事情,就会非常努力去做,感受到了街舞带给我的快乐。”她的梦想是站上奥运会舞台,让世界看见中国女子霹雳舞的最高水平。

街舞大量吸收来源于巴西战舞、体操、中国武术等不同体育及艺术形式的元素和动作,赛事观赏性突出。在杭州亚运会以及巴黎奥运会,“霹雳舞”将作为正式大项加入赛程,备受年轻人期待。

最近,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将板球、霹雳舞、棒垒球、空手道、腰旗橄榄球、棍网球、自由搏击、壁球和摩托车等9个项目列为候选比赛项目名单。霹雳舞有望进入洛杉矶奥运会,甚至像滑板一样成为奥运会永久比赛项目。

与许多新兴运动类似,街舞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,崇尚个性、自由与创新的世界。街舞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社区,所以也与友情有关。听话、无主见且个性受到压抑的孩子,即使能凭借“一招鲜”在新兴运动取得一定成就,但从长远来看,其成绩是不可持续的。

霹雳舞入亚、入奥后,中国街舞将变得越来越大众化,由“地下”舶来文化转入“地上”,家长们看到学街舞对升学有帮助,对街舞的认可度和接受度逐渐提升,对于街舞等新兴运动的重视程度增加,青少年街舞爱好者有了更多跳下去的动力。

2022年夏秋两季本应是中国街舞市场旺季,《这就是街舞》五周年,霹雳舞迎来亚运首秀,还将在汕头亚青会大放异彩。遗憾的是杭州亚运会推迟到明年举办,汕头亚青会取消,刘清漪的比赛也随之延期。

不过,等待是值得的。中国霹雳舞国家队目前站在更高的起点上,目前正在外训的国家队队员师从法国B-Boy Mounir,后者是巴黎奥运会街舞大使,在霹雳舞领域获奖无数,将帮助中国队在技术难度和音乐表达等方面加以提升。

Mounir认为霹雳舞是一种文化,一种艺术形式,而不是一项运动,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可以出现并成为奥林匹克计划的一部分。Mounir认为霹雳舞入奥是霹雳舞与奥运会之间的双赢协议,奥运会可以去适应霹雳舞的形式并且将其和奥林匹克计划相结合。

中国街舞后备人才济济。在今年五月举办的第19届世界中学生夏季运动会男子霹雳舞比赛中,于子昂为中国夺得金牌,钱成夺得铜牌。

2021年11月,“舞王果果”齐羽凡凭借连做121个“A飞”创造了“连续做最多的街舞大回环(女性)”吉尼斯世界纪录。前不久,8岁的齐羽凡在浙江省运会街舞比赛夺得女子乙组亚军。10后将来有望成长为中国街舞的中流砥柱。

曾经,跳街舞的年轻人会被打上“叛逆”“坏孩子”的标签,职业化道路上种种艰难困苦也在考验着每一位年轻的舞者。在国家政策以及社会观念的双重因素下,街舞产业拥有着巨大的发展前景。

在日渐壮大的体育市场中,年轻人广泛而多元的兴趣爱好得以发展,体育的边界也将由于源源不断的年轻能量注入被不断拓展和延伸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